一组触动内心深处的图片,看过之后泪奔了

  他们有着天使般的脸庞,

  却无法看见自己的模样。

  曾经,他们也心怀梦想,

  但现实却让梦想无处安放。

  11月15日,何氏眼科眼基因公益筛查队的医生在黔南州特殊教育学校认识了28位这样的盲童。

  当随队记者让他们面对镜头说出自己的梦想时,16岁的水族少女笑着说:“我喜欢唱歌,小时候想过当歌唱家,现在……我的梦想是当个按摩师。”

  她笑的时候,美丽的大眼睛无法聚焦。

  而这样的笑脸,却击碎了专家们的心。

  随队专家、何氏眼科遗传眼病门诊主任孙岩说:“我是一个父亲,更是一个眼科医生,一个从事基因技术的科研人员,当听到孩子们说,他们爱好唱歌、弹琴……梦想却是当一个盲人按摩师时,我觉得,我的工作,不仅仅是眼基因研究,更是通过创新科技创造未来,实现孩子们梦想的公益事业。”

王璀.jpg

21岁少女王璀,因双眼先天性青光眼导致左眼球摘除,她说:“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当医生,以后,如果可能,我更想做一名盲人教师。”

莫祥楠.jpg 

20岁的水族青年祥楠,是位才华横溢的青年。黑格尔、叔本华的书籍成为他最佳精神食粮,也练就了他的非凡谈吐以及辩证的人生观,他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哲学家。他的声音具有磁铁般的魔力,让人忍不住想靠近,想聆听。

张木杉.jpg

16岁的水族女孩儿木杉,因为特别喜欢唱歌,小时候的她梦想成为一名歌手;后来因为眼睛看不见,她开始学习按摩技能,希望将来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按摩师。只是,镜头前不经意的哼唱将她内心深处对音乐的渴望表露无遗。

刘桂江三兄弟.jpg

布依族兄弟,桂江和邦洲,因同样的眼病丧失视力,还有一个襁褓中的弟弟命运如何牵动着医疗队专家的心,医疗队为一家人做了基因采样。

陈倩.jpg

因为误诊,直至11岁的小倩才被确诊为“先天性青光眼”,多年的高眼压使她的视神经严重受损,如今17岁的她右眼仅有光感,左眼只能模糊辨认一米内的物体。她的一句“医生,我的眼睛还有救吗?”,令人心痛不已。

郑航佳抽血.jpg

8岁的航佳,由于早产,双眼眼球发育迟缓,四个月时视力只有光感,如今她只有左眼仅存0.02的微弱视力。采集基因血样时,爸爸的这一动作令人动容,外型粗犷的父亲爱得如此细腻……

吴永霖一家三口.jpg

11岁的苗族少年永霖,因双眼视神经萎缩,他的右眼只剩光感,左眼连一尺内的物体都看不清。尽管家中还有两个弟弟,但父母对他的爱丝毫没有减少。

  面对生活,他们依然乐观坚强

微信图片_20171124093115.jpg

  这里的孩子个个多才多艺,生活给了他们诸多磨难,他们依然乐观坚强、积极向上。音乐、小号、萨克斯、锣鼓是他们生活中的好伙伴,每个孩子都在这里找到了一方天地。

手工图.jpg

聋哑孩子的陶艺作品,他们在无声世界里用艺术表达对生活的热爱

 微信图片_20171124092709.jpg

  展望未来,基因技术为阻隔家族遗传带去曙光

  孙岩主任介绍:“基因测序的发展,将为那些被遗传眼病梦魇笼罩的家庭带来福音。”

  作为国家基因库眼基因库,何氏眼科与国投集团、央企扶贫基金、华大基因合作开展“天下无盲”遗传性眼病基因筛查项目,通过了解相关眼疾的出生缺陷及遗传性疾病发病特点和遗传规律,对致病基因进行筛查,早发现、早干预、降低遗传出生缺陷,从而消灭先天性眼病。未来,何氏眼科还将走进全国更多省份,通过精准医疗助力精准扶贫。

微信图片_20171124092651.jpg

医疗队专家与黔南州特殊教育学校的师生们合影


评论